【征文】樊发稼:从买别人的书到买自己的书

作者:本站编辑 日期:2017-04-17

【字号: 大号 中号 小号

我的故乡崇明岛是194965解放的。其时我是刚上初中一年级、啥也不懂的小孩子。可能受我一生从教、当过小学校长的父亲的影响,我自小爱上了写作。记得那时候我最喜欢去的地方是新华书店,在那里可以随便翻阅我爱看的图书。大约1949年秋天,我和比我大一岁的侄子樊天鹤(前年不幸病故于江苏江都),来到故乡最大的乡镇——桥镇东河沿一条街上的新华书店随便翻阅,喜欢上了一本书,很想买下它,但我们两个人身上加起来都不够那本书的钱。第二天我向祖父软磨硬泡要了几千(旧币。相当于新币几角)元钱,从家里出发步行八九里地再到桥镇新华书店买到了我喜欢的那本书。那本书,让我懂得了好多写作知识。我至今记得那本书的名字叫《怎样写》,作者钱毅,为此书写序的,是作者的父亲阿英。阿英本名钱杏邨,是我国现代文学大家,其大公子钱小惠(钱毅的胞兄),是北京作家协会的专业作家,是我的好友,比我还年长,尚健在。现在看来,钱毅的《怎样写》是我学习写作的最早启蒙读物。每念及次,总要想起那个难忘的秋天、想起新华书店。

在我满满当当的书架上,至今摆立着两本书,它们是霍松林教授(去年以九十三高龄往生)的专著《文艺学引论》、何其芳先生的文论集《文学艺术的春天》,它们都是我文学道路上的前进路标,都是我在新华书店购买的。购买《文艺学引论》是在我大学毕业的1957年初冬,一个阳光灿烂的星期日,地点在北京西四新华书店。那天在书店巧遇心仪已久的著名电影演员上官云珠,我当时身高约一米七,上官好像明显矮我半个头的样子。记得我和她还用上海话讨论了电影《一江春水向东流》里的一个细节。

《文学艺术的春天》由作家出版社19644月一版一刷。全书29.8万字,收入作者写于1956——1962年间的十八篇文学理论、评论文章。书前印有著者万言长序,首印15150册。19645月我在西安参加中国硅酸盐学会举办的陶瓷学术研讨会期间,购于西安新华书店。扉页留有“一九六四.五,于西安旅次”字样。会后我以记者身份在《建筑材料工业》月刊发表了学术会议的长篇综述文章,署名“樊发稼”。从此我弃用了樊发家的原名,“樊发稼”如今成了我身份证上的正式名字。

以上三本书,除了《怎样写》由于岁月太久早已遗失外,其余两本我都珍藏至今。《文学艺术的春天》直接影响到我的文风,有批评家称我的行文方式“颇有何其芳风格”。为了纪念和感谢英年早逝、我极为尊敬但从未谋面的其芳老师,我的第一本文论集《儿童文学的春天》(现我已出十四本论集)甚至有意套用了何著的书名。

回望我成长、成名的道路,万分感谢新华书店对我的哺育。记得我的长篇童话诗《花花旅行记》197811月由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后,曾在我当时住处附近的北京甘家口新华书店出售,一段时间,我庶几天天去书店了解读者购买情况。得知该店进货两千册不到一个星期就售罄的消息,把我高兴得回家手舞足蹈!1979年“六一”前,我与刘心武、张扬等作家在北京景山公园举办了一次签名售书活动。新华社记者顾德华写的消息和她拍摄的现场录像,还上了当天的央视“新闻联播”。

如今我已出版了近九十部著作。

从买别人的书到买自己的著作(我买自己的书一是为“签售”,二是为留作纪念和赠书给文友、亲戚等),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实体新华书店的作用。有人认为随着网络阅读的发展,实体书店的寿命,不会太久长。我的看法完全不同,我以为网络阅读属于浅阅读,永远不可能代替图书(纸质)阅读,不过这是另一篇文章的大题目,此处不赘。

敬祝新华书店越办越好,在实现辉煌中国梦的伟大事业中发挥更大作用!


 

樊发稼,儿童文学作家


版权所有:新华书店总店协会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北礼士路135号 邮编:100037
电话:010-68352026(办公室) 010-68352026(业务部) 承建单位:新华书店总店 社团登记管理机关:民政部 业务主管单位:新闻出版总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