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陆潜:书海的探照灯

作者:本站编辑 日期:2017-04-17

【字号: 大号 中号 小号

书海的探照灯

记我国第一张由邮局发行全国的图书宣传报《书讯》


作者 陆潜

  

2014年夏天,新华书店总店的老领导给我寄来刊登介绍书店老前辈卢鸣谷同志文章的《新华书目报》。这份报纸让我眼前一亮,在全国竟还有这样一份图书宣传的大报啊!她像磁铁吸引了我,就像是我和久违老战友的重逢,我迅即翻阅起来,边阅边想,真让我这个老出版人浮想联翩了——这,不就是我1980年在上海创办、主编的《书讯》报的姐妹报吗?!《新华书目报》是由中国出版集团公司主管、新华书店总店主办的,她的权威性、时效性、信息量真是无与伦比,我立即喜欢上了这份“书海的探照灯”!同时,也勾起我当年创办我国第一张由邮电局发行全国的图书宣传报——《书讯》的历历往事来。


小报大发行


“书海的探照灯”,这是大散文家秦牧先生,当年对《书讯》报的赞誉。《书讯》报是1979年岁末,上海市出版局受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之命,责成新华书店上海发行所主办的一份图书宣传报。起初是半月刊,后为旬报,初发每期10万份,在书店零售。从第11期起,在邮电局接受全国订阅,并在新华书店零售,每期最高发行量达19万份。

1980年元旦,《书讯》报创刊号在全国发行,当日上海市委要求上海市的各新闻传媒单位报道《书讯》报出版的消息,无一例外。在此之前,《书讯》编辑部在全国最大的南京东路新华书店的外宾接待室隆重地举行了“欢度新年《书讯》报创刊文艺家座谈会”,中共上海市委副书记、宣传部长陈沂同志出席并讲话,与会的著名人士有吴强、钟望阳、杜宣、菡子、陈伯吹、任溶溶、任大霖、包文棣、刘旦宅、赵宏本、哈琼文等,还有上海市出版局的领导和各新闻媒体的记者,近五十人,在外宾接待室济济一堂。他们认真传阅《书讯》创刊号的样报,共贺《书讯》报的问世。张乐平老画家送来了“三毛贺《书讯》”的漫画,书法大家郭绍虞送来墨宝“四化促进有赖书讯,新长征中此是脚印”,大画家刘旦宅、张守成还当场挥毫作画“红梅白鹤图”,杜宣先生则即兴在画上题诗曰“书讯迎春盛会场,红梅白鹤带书香”。

这样的热烈气氛在“文革”后的上海久未见着了,真是让我感动于心、久久难忘。陈沂同志在会上说:“去年夏天我带队到上海出版系统调研,又不少意见和建议,计有36条,其中一条就是要市出版局办一份介绍书刊信息的报纸,这个建议好。于是市委宣传部在1979年10月下旬,将出报要求下达给出版局,要求必须在12月20日先出样报,在1980年元旦正式出报,发行全国;出版前,上海的各大传媒要积极宣传《书讯》报刊的出版。今天我看了书店编印的《书讯》样报,很好!《书讯》报要办出特色,报小志气要大”。1979年12月27日下午4点,10万份《书讯》在上海文汇报印刷厂,仅用半个小时即印刷完毕。这天是星期日,发行所储运部的装运发同志都放弃了休息,驾车在印刷厂的大门外等候出报,我和大家将500份一叠的报纸一捆捆搬上了车。我们像“接生婆”一样,赶紧把它送到市店经理室、出版局和宣传部,报告一个新生儿的诞生。元旦前夕,我们编辑部又先选择了淮海路襄阳公园的书亭和静安寺新华书店门市试售。书亭100份,10分钟售完。静安寺新华书店在营业前张贴了“现在供应《书讯》创刊号”海报后,即形成了五十多人的队伍,试售150份,在5分钟售完。《书讯》发行前,上海市店所属各门市部都张贴了海报,上海科技书店还布置了《书讯》的专题大橱窗。元旦上海新华书店各门市部《书讯》报大都在当天售完,“创刊号”上海发行35000份,市外65000份,是由上海发行所储运部12月30日用新闻包突击发往各省地方店的二百多个新华书店。

《书讯》发行后迅即收到市内外不少读者的信函,除了祝贺、建议,还希望能订阅。署名上海第23织布厂的工人党员周永林写了一首诗祝贺:“十年浩劫闹书荒,谁藏名著谁遭殃。喜得东风第一枝,又报千家案头香!”甘肃二中一位数学老师来信说:“我身居祖国大西北,这里是陕甘宁老区,信息相对落后,到最近的书店要80里地。”并附五角邮票订阅《书讯》(当时《书讯》每份仅3分)。他还诚恳地说:“如贵刊不对外发行,那么看过的旧报寄我也行!”对于众多外地读者的要求,上海市店领导决定都由上海邮购书店认真办理。

《书讯》报的出版受到好评,使我们备受鼓舞。国家出版事业管理局王益局长在1980年全国书市的动员大会上指出:“上海发行所出版的《书讯》,很受欢迎,是书籍宣传的一个很好的方式。”书市期间,市出版局还多次召开《书讯》工作会议,请各出版社的领导和负责宣传的同志参加,使我们办报的信心倍增。1980年,《书讯》报共出版24期,总发行量2026218份,最高一期的发行量为143515份。


报名费思量


1979年10月29日下午,上海市店经理室召开办图书宣传报的筹备会。筹备会有三位经理出席,还有办公室、图书宣传科、基层业务科、调研室和业务科的负责人,从与会的阵容,可看出经理室对办报的重视。对于要求40天出报的硬任务,大家面面相觑、沉默不语,没哪个科表示领受。最后,经理室决定由我来办报。由我执笔向市委宣传部写办报的报告,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报名。为了报名,我着实思索了好几天——“书苑”“书市”“书海”“书圃”……最后市店领导选出“书市”。我想这也是因为《人民日报》当时出了一张很有名气的《市场》报缘故吧。最终是在出版局召开的各出版社主编研究办报的会上由宋原放局长确定:《书讯》。现在看来,宋局长还是有远见的,正由于《书讯》的影响,各地以后都陆续出了《联合书讯》《古籍书讯》《冶金书讯》等,好些大报在刊登图书消息时,小题花也总以“书讯”为记。

《书讯》能得到茅盾先生的题字,要感谢我在出版学校的校友、当时在上海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工作的孔海珠同学,因茅盾先生是她姑父,题字是通过她取得的。为了做好报纸的组稿、出版、宣传工作,我曾于同年11月16日至28日单枪匹马奔波于京津。在两地出版局、文联、作协和出版社、书店的支持下组稿、制造舆论,以求各方的支持。经过12个日日夜夜,我搜集到了一些大文艺家的通信联系地址,约到了秦牧先生为我报写发刊词,约到端木蕻良的《曹雪芹》在出版前的选载权,彭德怀警卫员景希珍的回忆录……这些,都为《书讯》报创刊号样报的面世打下了基础。


作家齐支持


“《书讯》报小,志气要大”“《书讯》是书海的探照灯”“书海茫茫疑无路,书讯篇篇有问津”“《书讯》应成为图书爱好者的精神营养品和图书工作者的有益资料”。我们的报纸是宣传品,也是商品,虽仅3分钱一份,但如是乏味,也是枉然,因此我们的办报宗旨是必须以图书的新闻性、知识性和可读性取胜。我们希望每一个版面都能让读者、图书工作者作为剪报资料的篇章。每期出报后,我们都要内部评报。为确确实实把报办成一份读者的“精神营养品”,我作为主编无时无刻不在考虑这报纸的生命价值,不时地浏览各地的书报杂志,取其精华,包括选题、编排、字样和版面。

我先后在《书讯》上刊出的专栏有:《鲁迅的书》《爱好书吧》《演员和书》《我和文学》《中外名著提要》《书名研究》《书店之最》《图书之最》《作家通讯》等,最受大家欢迎的还是《我和图书》和《我的第一本书》。《我和图书》专栏的开辟是受到老出版家赵家璧老师在上世纪30年代编辑《我和文学》的启示,《我的第一本书》是接受了大家冯骥才的建议开辟的。前者有全国50位著名大作家撰稿,后者有62位著名人士撰稿。

以后,这两个专栏结集出版于湖南人民出版社,印数各近三万,受到各方面的注意,成为研究当代文学的重要资料。我任上已于全国各地的四百余位著名文艺大家有了信函、文稿、照片、书法的交往,还与各地百余个出版社建立了专职通讯员网络,为我们的小报采集全国的图书新闻信息打下了基础。当年受读者欢迎的“文苑新秀”,是由杜宣先生题词的,《书讯》用多样方式宣传作家与作品,当年的新秀,现大多已是中国和全国各地的文联、作协的领导了。为此,我们感到做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工作。


(原文刊载于2015年2月16日《新华书目报》C06版)


版权所有:新华书店总店协会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北礼士路135号 邮编:100037
电话:010-68352026(办公室) 010-68352026(业务部) 承建单位:新华书店总店 社团登记管理机关:民政部 业务主管单位:新闻出版总署